购物车中有 0 件商品,合计 0.00去结算
知识窗
Window of Knowledge
您现在所处的位置:首页 > 知识窗 > 正文
爱国卫生运动的新时期新发展
发布时间:2020-3-27 10:00:28  点击数:550
北京市爱卫会城市部部长饶英生说,爱国卫生运动是政府行为,群众参与,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是政府的一个议事协调机构,职能是组织协调,代表政府组织社会力量参与爱国卫生运动。在具体工作中,各项工作分解到各有关部门,由各有关部门分工负责,爱卫会负责组织、协调、检查、指导、督促。北京市爱卫会改水办公室主任郝贺先说,爱国卫生运动是群众性的运动,是以“社会大卫生”为宗旨,内容包罗万象,与现在大家所熟知的“公共卫生”可以说是异曲同工。过去,全国的卫生工作除了医疗就是爱国卫生,治病归医院管,其他的全部由爱卫会管。经过多年的发展,一些过去曾经属于爱国卫生运动范畴的工作,已经从爱卫会分离出去,纳入了专业管理,比如环卫、防疫等,现在已经有了环卫局、防疫站,因此可以说,爱国卫生运动为社会发展做出了很多不为人知的贡献。 饶英生说,很多人认为,爱国卫生运动就是除“四害”和搞环境卫生,其实,爱国卫生运动的内容十分丰富,而现在的爱国卫生运动,形式和内容又都发生了质的变化,涉及面更宽。比如农村的改水改厕、创建国家卫生城市和国家卫生镇、灭鼠、灭蟑、灭蚊蝇、传染病防治、健康教育、环境保护、垃圾无害化处理,等等。总之,爱国卫生运动的目的就是以建立“生态大众健康”为理念,注重全面营造良好的生存、生产、工作环境。爱国卫生运动不仅内容日益丰富,科技含量也在日益提高。比如创建国家卫生城市和国家卫生镇,已经不是打打苍蝇、搞搞环境卫生那么简单,而是建立了一系列的科学指标。以垃圾的处理为例,无污染收集、运输,以及无害化处理,都要以科学为依据。又比如消灭蟑螂,由于蟑螂的繁殖力很强,所以,如果不依靠科学技术,就很难达到目的。因此,爱卫会组织协调有关部门的专家对蟑螂的生物习性、对药物的敏感性和耐药性等问题以及环境的改变等进行研究,给灭蟑工作提供科学的依据。在实际工作中,各级爱国卫生运动机构也在根据自身情况,制定适合自己的措施,正是他们的工作,使整个爱国卫生运动形成了一个有机的整体。 北京市朝阳区农光东里社区负责卫生工作的李省宜主任说,现在环境卫生虽然统一由物业公司负责,但他们并不是无事可做,他们经常动员居民清理楼道,组织党员和积极分子清理白色垃圾,并定期请医院的医生到社区举办健康讲座,给居民讲授防病知识,还印发健康手册,等等。在灭蟑工作中,他们所在的朝阳区劲松街道办事处组织各社区的爱国卫生工作负责人举办讲座,讲授灭蟑知识,他们回来再给居民们讲。此外,他们还到处搜集灭蟑小窍门,给居民们讲解。劲松街道办事处为了使卫生工作落到实处,采取了不定期抽签检查的方式。办事处随时都可能打电话通知各社区卫生负责人到办事处抽签,然后,大家立即去被抽中的社区检查卫生。由于抽签检查的日期是不确定的,抽签后也没有“缓冲”时间,因此,有效避免了应付检查的现象,促进了各社区的卫生工作。但是,一些基层的同志也提出,目前的爱国卫生工作也面临着一些困难。北京某社区工作人员说,他们那里一些居民不肯交卫生费,使他们十分头疼,另一位社区工作人员说,社区没有执法权,爱国卫生工作只能靠动员,遇到阻力的时候,往往感觉力不从心。北京市爱卫会的郝贺先也提出,目前爱国卫生运动还没有一个系统的法律体系,而爱国卫生运动包含的面很广,涉及到很多部门,这就给爱卫会的组织协调工作带来一些困难,因此,需要通过立法加以规范和理顺。他告诉记者,目前国家已经在酝酿全国性的立法,包括北京在内的一些地方也在酝酿地方性立法。 郝贺先还提到,一些地方和单位在开展爱国卫生运动的过程中,搞形式主义,应付检查,做表面文章,群众十分不满。比如,平时不重视卫生,卫生检查前搞突击,厕所不让用,一些门店不让开门营业,一些摊贩不让出摊,等着来人检查。对此,郝贺先说,爱国卫生工作应该提倡经常性,注重实效,力戒形式主义。 已经退休的张工程师说:“现在人们的个人卫生意识强了,但是一些人的公德意识下降了,家里卫生搞得很好,对公共环境卫生却不爱护。”退休职工关大妈说:“过去人们对环境卫生普遍比较爱护,比如说,如果谁家的狗拉屎了,狗的主人都会自觉收拾。可是现在,一些人为了自己家里干净,把狗带到外面排泄,我们小区里就有一家这样的人,天天把狗带出来,让狗在街道上拉屎。此外,还有一些人从楼上往下扔垃圾,只顾自己方便,不考虑别人的利益。” 环卫工人王大姐说:“一些人缺乏环境卫生意识,各种垃圾和废弃物随处乱扔,使得环境卫生的维护很困难,这点我们感受最深。还有,一些人在街头散发小广告,也是对环境卫生的破坏。昨天,我半个小时就捡了一大堆小广告,拿回去用秤一称,整整一斤!”她希望大家都能加强环境卫生意识。过去是家家户户齐动手,共同负责卫生,现在,很多社区都是请保洁公司的人员来负责社区里的清洁卫生。张工程师认为,这是生活水平提高和社会分工更加合理化的表现,是一种进步,但是,卫生意识不能下降。她说:“过去人们常说,‘爱国卫生人人有责’,现在虽然有专人负责社区卫生了,不用家家户户自己动手了,但是,维护卫生的意识和公德意识不能丢。”